【韩叶】他是妖8

韩文清走后不久,在山上遇见一蓝衫书生,书生说是陪着自家师弟下山,却是师弟与友人一起跑不见了,想来自家师弟与友人也不是不靠谱,便想自己先行到暂住的地方去等他们。不成想却迷了路。


韩文清是个好心人,路上得知这人名叫喻文州,此去也是北上想去边塞,虽说武功底子不好,但路上行事看来也是个有计谋的人。


他与师弟友人分开有一段时间,确是因为上山找一种药材分开了,喻文州说想来他们二人不会如何莽撞,没准回去已经见到了他们。


果不其然,后至韩文清与喻文州来到了客栈,那个叫黄少天的喻文州口中的师弟已经冲了上来“师兄师兄,不过采个草药而已还能把自己给走丢了,要不是我聪明就和老叶一起去山里找你了。”...

【韩叶】他是妖7

韩文清和叶修初遇的时候,其实是韩文清救了叶修一命。


叶秋之前也并没有离家出走过,所谓的“收拾行李”并没有收拾多少有用的东西进去,拖着好像是带着一堆累赘,很少有有用的东西。


后来叶修便捡出食物和一两套衣服还有一些值钱的可以拿去交换典当的物品将剩下的其他东西全部留在了外面没多远的树林里。


叶秋却也是没有地图的,于是叶修也只是认准一个地方一直走,凭着原型的动物本能能辨下认大致的方向。


便在没几天之后食物耗尽也踩中被猎人的捕兽夹捉住。


奄奄一息的样子确是被刚好来山上打柴的韩文清看见了。


韩文清本只以为那是只普通的白毛小狐狸,只是不小心踩中了老猎人生锈的捕兽夹才遭了殃...

摸鱼摸了一下午就摸出个头(不要问我为什么不画衣服因为懒)感觉头发越画越像菠萝好的我选择自杀

突然又想开新坑,看这两人互怼(相爱相杀)十多年从十五岁到二十九岁从十六岁到三十岁不在一起真的对不起这十多年啊感觉(bushi)。表达一下粉丝的心理历程嗯哼(´▽`ʃƪ)

【韩叶】他是妖6

叶秋从来都没有怪过他,只是在嘴边抱怨了几句,说着什么居然偷走了他的行李之类的话。


兄弟还是那样的兄弟,互相关心,互相拌嘴,互相损几句,确是从心底相互扶持的人。


更何况是同卵的双胞胎兄弟。


都说这样的兄弟俩是心灵想通的。


叶秋却好像也从来没理解得到自家哥哥的行径。


这样的感觉自从叶修去了人间之后更甚。


妖族的人在没有特定任务的情况下是不可以去人间的,虽然也不知道为何,但是从自家哥哥那次回来的时候来看,怕是因为在人间留下了眷念,但是人间的生命能有多长久呢。


想起小时候寥寥几本的话本里讲的故事,在人间留下眷念留下故事的妖怪,不论是精灵妖仙,能留下好故事的却也...

【韩叶】没有味道的信息素

 @韩叶深夜60分钟 


你和韩队的信息素契合吗?”苏沐橙微笑着看着叶修,手里拿着手机。


叶修瞄了一眼,以职业选手的专业素养可以保证,这是某宝的界面,他可是登录过很多次。


“怎么了?信息素是什么?”叶修看了一眼便偏了头,继续看着电脑屏幕。只不过把耳机摘了下来。


“刚刚刷微博的时候有粉丝给我看了些很新奇的东西。觉得很有趣,想问一下啦。”


在兴欣,叶修和韩文清是一对的事情并不令人惊讶,虽然当初知道这个消息的众人花了一些时间来接受,但后来一想也实在没什么,叶修还是那个叶修,韩文清也还是那个韩文清,一个看上去吊儿郎当却做事认真,一个坚持不懈为了...

讲道理,其实,草稿流这样已经不错了,虽然我有时候草稿感觉比线稿好一点(❛ө❛)

妄想综合症银氏:

和朋友一起画的本命问卷 @璃语焕辰 我说你,要学我画风也学得像一点啊(失笑

画掉了一部分尴尬死了

【韩叶】你与他,龙与虎

“——风,风不一样了,你听见了吧,龙。”


“别捂着耳朵,他正看着你。”


他听见耳旁少年的呓语,眼泪止不住地流下来,也不知为何而流。


“他也听见了,听见了你的呼喊,你记起来了吗,龙——”


昂——


高昂的声音突然响起,又突然停止,像是掉进了水里,听见“咚——”的一声。


然后咕噜噜地像是淹在水里从气管里被挤压出来的声音。


无法呼救。


——他,还在那里,,,


他看见了车站,马路边形形色色的人,突然间消失,只留一个。


他看清了那人的脸。


“韩——”他刚要呼喊出声。


声音仿佛被人掐住。


他看见那人身后打着伞的白衣少年。


“...

2017-09-19
/  标签: 韩叶
6

【韩叶/abo】落叶终归处

ooc注意

有…哎那个怎么说来着?啊反正大概就是新手司机外链都不会用啊……好不好也就这样了将就看吧标题乱起的

有啥应该知道的哈~


要是翻了记得告诉我我在群里发:641769909,加了群的就看看没加了就当我宣群了23333


2017-09-07
/  标签: 韩叶
1

【韩叶】吸~

“啪”的一声。手掌拍在皮肤上发出一声脆响。


叶修挠了挠腿上感觉痒的地方。


又胡乱摸了摸,感觉特别地烦躁。横过来一脚踩在了旁边睡得正香的韩文清腿上,蹬了几下。


“老韩,有蚊子 ,老是叮我都睡不着了。又痒又疼。”叶修迷迷糊糊不愿意睁眼。又被自己身上瘙痒的感觉弄得难受。伸出手去抓了抓。


结果被自己手指上带来的触感一惊,差点跳了起来。


“卧槽这蚊子真是变态。”


“怎么了?”韩文清本来被叶修弄的迷迷糊糊的,结果被这一声突然放大的声音直接叫醒了。


起来拉开灯,韩文清才看见叶修有些皱着眉,坐在床上挠着自己身上背后和腿的地方。


“我们之后挂个蚊帐好不好...

  1/4  
糖都是虐的前奏,虐就是糖的铺垫
我凭本事挖的坑,想起来了再填